文史杂话:谈新山名称的由来--(上)
张礼铭

新山,柔佛州首府,位于马来半岛南端,与新加坡只是一水相隔,咫尺相望。由于早期它的居民是以潮州人为多,潮州方言相当盛行,故有“小汕头”之称。

和其他新兴城镇一样,新山这个纯朴城市的崛起和形成格局也有它独特和固有的历史。

最早名为Tanjung Puteri

根据官方的史料,新山最早的国文名称是“Tanjung Puteri”。这个名称据说是取自一个马来民间流传的故事,一位名叫Nenek Bankong的酋长一天上山打猎,无意中在森林里的山洞发现一位漂亮可爱的小仙女Puteri Mayang Selida,酋长过后把她收为养女,长大后在一个机缘巧合的相遇下,和当年在柔佛河(Sungai Johor)立国的苏丹阿都加烈(Sultan Abdul Jalil Riayat Shah)的一位王子成婚,过后小两口就在新山纱玉河东边的地区定居,他们俩上岸的海角(Tanjung)地带过后被命名为“Tanjung Puteri”。

根据马来史书记载,“Tanjung Puteri”的地理位置是处于纱玉河东边,一个风景优美的山丘地带,海水清澈见底,王族后宫佳丽喜欢在岸边戏水作乐,捡拾美丽的贝壳。

我国独立后,“Tanjung Puteri”一部分靠海的地区被政府开辟为“独立公园”(Merdeka Park),过后该区又敌不过发展洪流而让路给政府充作货运罗里进出新加坡的关口。现今它所留下的历史遗迹只是一条(在关卡面前)笔直双道行驶的道路“Jalan Tanjung Puteri”。

时代巨轮向前推进,“Tanjung Puteri”的腹地包括武吉查卡(Bukit Chagar)已被中央政府规划为南马的交通枢纽中心,富丽堂皇的苏丹依斯干达大厦(俗称新关卡)也位于此战略要点。

1855年天猛公达因依不拉欣(Temenggong Daeng Ibrahim)和苏丹亚里(Sultan Ali)达至协议。在获取柔佛实质统治权之后,他即带领随从在柔佛海峡沿岸寻找一个适合据点为柔佛王国定都。“Tanjung Puteri”这个当年相信已是一个商业小镇最终被选定为柔佛首府,并易名为“Iskandar Puteri”。

新柔佛皇朝的诞生

1862年天猛公阿姆峇加接任柔佛王位,这位年轻有为的统治者开始大兴土木,把纱玉河西边地带建设为政府行政中心,并逐渐把柔佛的行政机关从新加坡的直落布兰雅(Telok Belanga)迁移到新山(时称Iskandar Puteri)。

1866年1月1日,柔佛大皇宫落成的开幕典礼上,他宣布把“Iskandar Puteri”易名为“Johor Bharu”以宣示新柔佛皇朝的诞生。

1910年英帝国开始殖民统治柔佛,其原有的国号“Johor”随之被改为“Johore”。英殖民地政府也通过1912年12月30日的柔佛政府宪报,把新山原有的国文名称“Johor Bharu”改为“Johore Bahru”,并规定同年10月1日开始生效。

200年历史

60年代中期,柔佛苏丹依斯迈(Sultan Ismail)通过政府宪报又把“Johore Bahru”改为“Johor Bahru”。在民间方面,偶尔我们也可以在非华文印刷刊物上看到“Johor Baharu”或“Johor Baru”这个字眼,但官方对新山国文的书写还是照用“Johor Bahru”。

2009年柔佛政府又把设在新山市区皇家山(Bukit Timbalan)上已有150年历史的行政中心迁移到振林山的努沙再也(Nusajaya)。这是柔佛皇朝480年历史以来的第13次迁都。这个面积庞大,风景优美,建筑美仑美奂的新首府被命名为“Kota Iskandar”(依斯干达城)。它在同年4月16日由已故柔佛苏丹依斯干达开幕正式启用。

新山(Johor Bahru)这个新兴繁华都市至今已有200年历史。这个论点已在2009年10月3日的新山华族历史文物馆开幕典礼上获得柔佛州务大臣拿督阿都干尼亲口证实。华裔先贤在参与开拓这块土地的历史过程中,确实留下不少历史遗迹,其中也包括“口惹呀”、“柔佛”和“新山”这3个历史名称。

“口惹呀”是新山的旧称,它可见于柔佛古庙现今存有的一座古钟上,文字全文如下“同治乙亥年六月同旦,口惹呀坡众弟子敬。”

乙亥年为公元1875年,这个刻在该铜钟上的年份足以证明潮州先民在此之前已在新山一带进行开荒拓地的活动,并把他们当年聚居的地方命名为“口惹呀”。至于它的命名历史由来,目前在文史界还无法找到相关文献来加以佐证。无论如何,“口惹呀”这个新山旧称应该是在“Tanjung Puteri”时代,也就是柔佛王国还没有在新山定都(1855年)之前就已存在。(三之一)

2010/08/15  南洋商报

 

最后更新 (2011-04-01 15:04)